1 2 3 4 5

技術知識

當前位置是:首頁  >>  客服中心  >>  技術知識

探討了電湧保護器SPD應用

發布時間:2014-03-31 23:22:52     被瀏覽:

摘要:探討了電湧保護器(SPD)應用中的4個頗有爭議的問題,這就是SPD的響應時間、多級SPD的動作順序、不同波形衝擊電流的等效變換以及SPD的殘壓與衝擊電流峰值的關係。最後說明了SPD應用中各電壓之間的相互關係。 
關鍵詞:電湧保護器、響應時間、衝擊電流、防雷保護 

一、前言 
  電湧保護器(SPD)是抑製由雷電、電氣係統操作或靜電等所產生的衝擊電壓,保護電子信息技術產品必不可少的器件。隨著各種電子信息技術產品越來越多地滲入到社會和家庭生活的各個領域,SPD的使用範圍日益擴大,市場需求量日益增長。 
  總的來說,電子信息技術產品的過電壓保護還是一個新的技術領域,兩相關於SPD的國際標準IEC61643-1和IEC61643-21發表才幾年,有關SPD應用中的許多問題還存在著爭議,本文就其中的4個問題提出筆者個人的看法,以期引起討論。它們是:SPD的響應時間,多級SPD的動作順序,不同波形衝擊電流的等效變換以及SPD的殘壓與衝擊電流峰值的關係。最後對SPD應用中各個電壓之間的相互關係作了說明。 
二、SPD的響應時間 
  不少人錯誤地認為,響應時間是衡量SPD保護性能的一個重要指標,製造廠也在其技術資料中列明了這一參數,但許多製造廠並不知道它的確切含義,也未進行過測量。一個流行的觀點是,在響應時間內,SPD對入侵的衝擊無抑製作用,衝擊電壓是"原樣透過"SPD而作用在下級的設備上。這不符合SPD的是工作情況,是錯誤的。 
  SPD中對衝擊過電壓起抑製作用的非線性元件,按其工作機理可區分為"限壓型"(如壓敏電阻器、穩壓二極管)和"開關型"(如氣體放電管、可控矽)。 
  氧化鋅壓敏電阻器是一種化合物半導體器件,其中的電流對於加在它上麵的電壓的響應本質上是很快的。圖1位美國GE公司用不帶引線的壓敏電阻進行抑製衝擊電壓的實驗所得到的示波圖[1]。圖中的曲線1是不加壓敏電阻時的衝擊電壓,曲線2是被壓敏電阻抑製後的波形。由圖可以清楚地看出,氧化鋅壓敏電阻抑製衝擊電壓作用的延時小於1ns。 
  那麽,以前的技術資料中所說的用壓敏電阻構成的SPD響應時間r≤25ns是怎麽回事呢? 
這是技術標準IEEEC62.33-1982[2]中定義的響應時間,它是一個用來表征"過衝"特性的物理量,與通常意義上的響應時間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概念。為了說明這一點,下麵將IEEEC62.33-1982第6.3條款引述如下(見圖2)。 
IEEEC62.3(6.3)電壓過衝(UOS)。在衝擊電流波前很陡、數值又很大時,測量帶引線壓敏電阻的限製電壓的結果表明,它大於以8/20標準波時的限製電壓(圖2的Uc)。這種電壓增量UOS稱作"過衝"。盡管壓敏電阻材料本身對陡衝擊的響應時間有所不同,但差別不大。造成過衝的主要原因是在器件的載流引線周圍建立起了磁場,該此磁場在器件引線和被保護線路之間的環路中,或者在引線與模擬被保護線路的測量電路之間的環路感應出電壓。 
  在典型的使用情況下,一定的引線長度是不可避免的,這種附加電壓將加在壓敏電阻器後麵的被保護線路上,所以在衝擊波波前很陡而數值又很大的條件下測量限製電壓時,必須認識到電壓過衝對於引線長度和環路耦合的依賴關係,而不能把過衝作為器件內在的特性來看待。 
近幾年來發表的國際電工委員會關於SPD的技術標準IEC61643-1和IEC6163-21都沒有引入響應時間這一參數:IEEE技術標準C62.62-2000[]更明確指出,波前響應的技術要求對SPD的典型應用而言是沒有必要的,可能引起技術要求上的誤導,因此如無特別要求,不規定該技術要求,也不進行試驗、測量、計算或其他認證。這是因為: 
(1) 對於衝擊保護這一目的而言,在規定條件下測得的限製電壓,才是十分重要的特性。 
(2) SPD對波前的響應特性不僅與SPD的內部電抗以及對衝擊電壓起限製作用的非線性元件的導電機理有關,還與侵入衝擊波的上升速率和衝擊源阻抗有關,連接線的長短和接線方式也有重要影響。 
筆者認為,對於電源保護用SPD,以下三項技術指標是重要的:①限製電壓(保護電平);②通流能力(衝擊電流穩定性);③3連續工作電壓壽命。 
三、多級SPD的動作順序 
  當單級SPD不能將入侵的衝擊過電壓抑製到規定保護電平以下時,就要采用含有二級、三級或更多級非線性抑製元件的SPD。 
  圖3是個兩級保護SPD的例子。圖中非線性元件Rv2和Rv2都是壓敏電阻,實用中RV1也可以使氣體放電管,Rv2也可以是穩壓管或浪湧抑製二極管(TVS管)。兩極之間的隔離元件Zs可以是電感Ls或電阻Rs,若RV1和RV2的導通電壓分別是Un1和Un2,所選用的元件總是Un2> Un1。 
有人認為,當入侵衝擊波加在X-E端子上時,總是第一級RV1先導銅,然後才是第二級。實際上,第一級或第二級先導通都是可能的,這取決於以下因素: 
(1) 入侵衝擊波的波形,主要是電流波前的聲速(di/dt); 
(2) 非線性元件Rv1和RV2的導通電壓Un1和Un2的相對大小; 
(3) 隔離阻抗Zs的性質是電阻還是電感,以及它們的大小。 
當Zs為電阻Rs時,多數情況是第二級先導通。第二級導通後,當衝擊電流I上升到iRs+Un2 ≥Un1是第一級才導通。第一級導通後,由於在大電流下第一級的等效阻抗比Rs加第二級的等效阻抗之和小得多。因而大部分衝擊電流經第一級泄放,而經第二級泄放的電流則要小得多。若第一級為氣體放電管,它導通後的殘壓通常低於第二級的導通電壓Un2,於是第二級截止,剩餘衝擊電流全部經第一級氣體放電管泄放。 
若Zs為電感Ls,且侵入電流一開始的上升速度相當快,條件Ls(di/dt)+Un2>Un1得到滿足,則第一級先導通。若第一級導通時的限製電壓為Uc1(1),則以後隨著入侵衝擊電流升速(di/dt)的下降,當條件UC1(1) ≥Ls (di/dt)+Un2得到滿足時,第二級才導通。第二級導通後,將輸出端Y的電壓,抑製在一個較低的電平上。 
四、不同波形衝擊電流的等效變換 
  SPD的衝擊電流試驗會碰到諸如8/20、10/350、10/1000或2ms等不同波形,那麽從對於SPD的破壞作用等效的角度看,如何進行不同波形衝擊電流的峰值換算,有人主張按電荷量相等的原則進行換算。按照這一原則,隻要將兩種不同波形的電流波對時間積分,求得總的電荷量,令兩個電荷量相等,就可得到兩種波的電流峰值之間的比例關係了。這種變換方法與泄放衝擊電流的元件沒有一點關係,顯然是不切合實際的。還有人主張按能量相等的原則進行換算。按照這一原則,不僅要知道兩個電流波形,還要知道當這兩個電流波流入電壓抑製元件時,該元件兩端限製電壓的波形,然後將各個時刻對應的電流值和電壓值相乘而得出功率波,再將功率波對時間積分得出能量,令兩個能量值相等,就可得到兩個電流峰值之間的比例關係了。這種變換方法考慮到了具體的非線性元件,但沒有考慮衝擊電流的熱效應和電流值很大時的電動力效應。實際上就氧化鋅壓敏電阻而言,它能承受的8/20衝擊電流的能量比承受2ms時的能量大,如圖4所示[4]。該圖表明了厚度為1.3mm的早期壓敏電阻樣品能承受的衝擊電流能量隨電極麵積的變化。可見,能量相等的原則至少對壓敏電阻是不適用的。 
  對氧化鋅壓敏電阻在大電流下破壞機理的研究得出了下述結果[4];在大電流作用下,壓敏電阻的破壞模式有兩種(見圖5),當大衝擊電流的時間寬度不大於50μs時(例如4/10和8/20波),電阻體開裂;當電流值較小而時間寬度大於100μs時(例如10/350、10/1000和2ms波),電阻體穿孔。兩種不同破壞模式可以這樣解釋:時間很短的大電流在電阻體內產生的熱量來不及向周圍傳導,是個絕熱過程,加上電阻體的不均勻使電流的分布不均勻,這樣電阻體不同部位之間的溫差很大,形成很大的熱應力而使電阻體開裂。當衝擊電流的作用時間較長時,電阻體不均勻造成的電流集中,使電阻體材料熔化而形成穿孔。 
圖5的實驗曲線表明,使用壓敏電阻體破壞的電流密度J(A·cm-2)與衝擊電流波的時間寬度r(μs)之間的關係,在雙對數坐標中大體為一條斜率為負值的直線,因而可用下麵的方程式來表達: 
logJ=C-Klogr 
式中,C和K是與具體器件相關的兩個常數,可以根據實驗資料推算出來,於是就可以計算出這種產品能夠承受的不同波形衝擊電流的峰值了。 
綜上所述,對於以壓敏電阻作為非線性抑製元件的SPD,為進行不同波形衝擊電流之間的等效變換,應以兩種不同波形(例8/20、10/350)的衝擊電流對所選定的壓敏電阻進行試驗,分別得出使試樣失效的兩個電流峰值,代入上式,求得常數C和K的具體數值,然後利用該公式進行計算。試驗式不一定進行到樣品開裂或穿孔,可將壓敏電壓變化達到-10%作為失效判據。 
應當指出,就是不同企業、不同批次的壓敏電阻器,盡管尺寸規格相同,但實際能承受的衝擊電流(能量)的水平可能相差很大,因此必須對每批供貨逐批抽樣檢驗。 
五、SPD的殘壓與衝擊電流峰值關係 
  IEC61643-1對SPD限製電壓的測量方法作了這樣的規定:若測試信號為8/20電流波,則要求在標稱放電電流In的0.1、0.2、0.5、1.0和2.0倍下測出殘壓值,且正反向都必須測量,然後做出殘壓-電流風流值的擬合曲線,取曲線上的最高點作為SPD的限製電壓值。若測試信號為組和波,則要求在開路電壓U 0.1、0.2、0.5和1.0倍下測出殘壓值,且正反向都必須測量,以測得殘壓值中的最高值作為SPD的限製電壓值。這意味著SPD的最高殘壓值不一定發生在最大衝擊電流下的時候。當SPD中有電抗組件(例如L-C低通濾波器)的時候,可觀測到小衝擊電流下的殘壓高於大衝擊電流下的殘壓的情況,證明了IEC61643-1的這種規定的合理性。若已經確切地知道了SPD中沒有電抗,而僅由限壓型或開關型非線性元件,以及兩端口SPD中的隔離元件不是電感而時電阻的話,則因為這類SPD的最高殘壓總是發生在衝擊電流峰值大的時候,因此,隻要在最大電流峰值下測定即可。 
  還應指出,當以8/20電流波測量壓敏電阻的殘壓時,電流波達到峰值Ip的時刻ti,與電壓波達到峰值Up的時刻tu並不重合,tu先於ti(見圖6(a))。這是由壓敏電阻本身的特性所決定的,前麵講到,當衝擊過電壓侵入時,壓敏電阻從"絕緣"變成"導通"的響應時間不超過1ns,但導通電阻從大到小,達到穩態值則需要較長的時間。也就是說,在8/20電流波的作用時間內,壓敏電阻的電阻值r還在不斷減小,而電壓波是每一時刻的電流值I與該時刻的電阻值r相乘所形成的,因而電壓波的峰點與電流波的峰點不會在同一時刻出現。 
壓敏電阻的8/20衝擊電流試驗中,經常會看到如圖6(b)所示的電壓波,即一開始有一個尖峰,且波頂明顯下傾。這不是壓敏電阻的真實限製電壓波,而是放電電流的輻射幹擾電壓L 迭加在正常限製電壓上的結果。 
六、SPD應用中的電壓關係 
  在低壓電源保護用SPD的應用中,涉及到多個電壓值,易於混淆。掌握這些電壓之間的相互關係,對於正確使用SPD十分重要。 
  SPD的應用涉及到供電電源、衝擊源、SPD和被保護對象等4個環節,協調好這4個環節的電壓關係是SPD應用技術中的一個重要課題。對於以壓敏電阻作為非線性元件的低壓電源用SPD,可用圖7來表示各種電壓之間的相對大小關係。 
  對於供電電源,不僅要注意係統電壓的正常波動範圍,更要注意供電係統故障時的最高暫態過電壓(TOV),希望這個電壓低於SPD允許的最大持續工作電壓。不同的供電係統,其TOV值時不相同的,確定具體供電係統可能出現的TOV是個複雜的問題,也是電源保護用SPD應用中的一個難點。 
就SPD本身而言,要考慮它的直流參考電壓(壓敏電壓U )和標稱放電電流下的保護水平。SPD與放電電流相關的電壓有3個,即殘壓、限製電壓和保護水平。它們相互關聯,但又有區別。IEC61643-1對這3個名稱作了這樣的區分:殘壓--放電電流流過時,SPD端子電壓的峰值;限製電壓--最大殘壓值(例如,同一隻SPD,其正向和反向的殘壓值可能不相同,而以大值作為它的限製電壓);保護水平--對每一種型號規格的SPD所規定的一個數值,該數值從技術標準的優先值中選取,SPD的實際限製電壓值都不應大於這個規定的保護水平。對於被保護對象,要確定它允許的衝擊耐壓值。 
  應用SPD的一個基本要求是SPD的保護水平應低於被保護對象的允許衝擊耐壓值。從這一要求出發,在應用中傾向於選用限製電壓和直流參考電壓低的SPD。但另一方麵,對壓敏電阻器而言,直流參考電壓越高,在TOV條件線損壞的概率就越小,承受電源係統電壓應力的工作壽命也越長,從這方麵考慮,在應用中又傾向於選用直流參考電壓高的SPD。 
  顯然,上麵兩個方麵的要求是互相矛盾的,在實際工作中應做折衷處理。特別是當被保護對象允許的衝擊耐壓與電源係統電壓差距不大時,SPD直流參考電壓的選定,是個困難的課題,有時不得不采取一些特殊的措施。 

 

 

 

© 2008-2014  深圳市尊龍d88電氣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2067191號-1   服務熱線400-994-8889
尊龙app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尊龙d88 尊龙人生就是博手机版下载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